• 既然Android免費那Google是靠
  • 感冒的時候鼻子為何只有
  • 工商部門約談大型電商 要
  • 購物狂歡之后|過火的貪欲
  • 電動牙刷真的會傷害牙齦
  • 鋼鐵俠有能力殺掉美隊嗎
  • 李彥宏為什么遭很多人厭
  • 「2015上海紡機展」下月強
  • 耳機界有哪些有趣好玩兒
  • 魏大勛疑將認愛楊冪 大學
  • 李治廷魏大勛一起錄過的
  • 吳長江退出雷士照明傳因
  •  
      當前位置:主頁 > 動態信息 >

    法國在歷史條件上有無可能像英國那樣形成穩定的君主立憲制

    2020-01-03 14:44:13

    類似的問題,也是法國和西方學者曾考慮過的。這樣的提問法,本身可能有一種以英國政治發展模式為參照的前提。在19世紀,即使是法國的歷史學家們,也有思考這個問題的。不過,首先應該指出的是,在大革命之前的政治語匯中,法國人從來不認為他們沒有憲法。憲法這個概念,最初于英國和法國大概有很多的相似之處:一大堆有關根本政治制度(如王位繼承)和基本權利關系的成文法或不成文法。即使是絕對君主制的代表Bossuet主教,同樣認為國王應該受神法和自然法的約束。18世紀的政治論戰中,三級會議、高等法院對王國法律的批準和審查,被很多人認為是法國憲法的基本要素。因此這里談的君主立憲,是一部新憲法之下的、明確有效地規制君主權力的制度。所以一個重要的問題是,要有穩定的立憲制度,必須有穩定的憲法。法國大革命的一個獨特之處,在于它是以人為擬定一種聲稱要與過去一刀兩斷的憲法制度為開端的。在18-19世紀之交的西方世界,發生過許多革命,制訂過好多部憲法,但是,這些憲法中唯一堪稱持久成功的,數得上的大概只有美國憲法。在相關問題的研究中,弗朗索瓦-孚雷(Fran?oisFuret)是我見識過的最有洞察力的學者。他長于思辨,不太好懂。大意是說,美國和法國的革命憲法,根本上說是以自然權利和契約論為基礎的;對于美國,最初新英格蘭的移民,正是與過去、與舊大陸割斷了聯系、以自由約定的方式組建社會和政府的。美國沒有舊制度,沒有困擾歐洲的“歷史權利”,它是一塊可以任契約論思想自由綻放的白板。美國憲法的制訂,與美洲移民最初的社會和政治經驗是一致的。法國人的新憲政,也企圖在白板上締結契約。但孚雷說,法國人的做法,來自純粹的理念,他們沒有美國人的實際經驗:雖然這兩場革命都有意志崇拜的共同點、都有普世主義的雄心,雖然它們都致力于以締約者的自由認可為基點創建一個社會,但法國革命的藍圖從一開始就包含著一種可怕的張力:這就是藍圖賴以成型的歷史具象和藍圖本身必然具有的抽象之間的緊張關系。再有,法國大革命有一個根本不同于英美革命的地方:排斥或不信任宗教,受啟蒙進步主義的樂觀思想感染的革命者沒有基督教(尤其是加爾文宗)關于人性的悲觀看法。而了解《論法的精神》的人都知道,權力制衡的一個倫理學根基在于對人性的悲觀意識——再加上此前的絕對主義傳統中缺乏權力平衡的實際操作,因而革命者很難意識到分權制衡的重要性。因此,舊的絕對權威被打倒后,從心理上和制度上容易滋生新的絕對權威,而是對立憲君主制的否定。孚雷有個著名的看法:舊制度無始有終,大革命有始無終。他寫的“革命的法國”,下限一直到1880年:大革命是一種原則、一種政治、一種滋生出各種無規則的沖突的主權觀念……歷史之中沒有任何坐標,當下毫無穩定的制度,有的只是無限可能但又不斷被超越的未來。一旦宣布“人民主權”,宣布平等和民主原則,任何抵制此類訴求的嘗試都可能被視為“舊制度”而被污名化。英國人可以在權利法案中看到昔日大憲章的影子,美國人可以在獨立宣言和憲法中看到上帝的影子和最初清教徒在北美荒原上的社區,但法國的革命者看到的只有自己面向未來的意志,他們可以憑自己的意志斥責、推翻任何現存體制。因此,割斷歷史傳統、擯斥信仰、缺乏實踐依據的學理成了革命不斷激進化的動力。所以孚雷說,對于法國的政治家來說,根本的挑戰是如何讓革命停下來。只有把眼光放得遠一些,孚雷的看法才能得到更好的理解。英國革命可以從1640年算到1689年;同樣地,法國的革命可以從1789年算到1830年(或更遠),那一年的七月革命被法國的自由派史學家(如基佐)稱為“光榮的三天”,它似乎可以看成光榮革命的翻版:溫和的立憲君主制。不久里昂的工人起義表明這個體制內在的不穩定,1848年的革命則徹底粉碎了基佐等人的樂觀看法:1848年一年之內上演了1789-1799年十年的動蕩:從共和主義到社會主義的武裝暴動,最后是新獨裁的確立。在激進的革命訴求面前,任何穩定的政府都成為不可能。有必要提及1848年革命的親歷者托克維爾的思考。他說,6月的暴動根源于錯誤的觀念,即認為社會是不公正的,應該徹底改變財產關系來消除社會不公。不難看出,這是社會主義的觀念。這種觀念已經出現于大革命期間的憤激派和1793年巴黎公社等派別的身上。最初人們推翻舊君主制,接著推翻不平等的資產階級共和國……最后鬧到不可收拾,兩個拿破侖出現了。注:以上說的主要是思想方面的原因,當然不會全面,各種解釋都有可能。詳盡的歷史細節分析更屬必要。在此略過了。在19世紀中葉,歷史學家EdgarQuinet曾說,讓路易十六這樣一個習慣于絕對主義統治的君主,接受某種類似于英國國王的虛君地位,從情理上說不可能;他提到,有個機會可能被錯過了:米拉波曾提議,新憲法應意味著一位新君主。有人建議廢黜路易十六,讓奧爾良家族的親王出任國王,這個家族素享自由主義的名望。但這種情況沒有發生。只是一個假設,聊以娛樂。不過后來七月王朝似乎印證了這個提議還是有價值的。P.S.從思想譜系上說,孚雷和托克維爾偏右。他們關于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批評,本人有所保留。

    上一篇:大二18歲家庭即將因負債一千萬破產我能做些什么
    下一篇:ODF單元箱形成綜合配線架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內蒙古 遼寧 吉林 黑龍江 上海 江蘇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東 河南 重慶 湖北 湖南 廣東 廣西
    海南 四川 貴州 云南 西藏 陜西 甘肅 青海 寧夏 新疆 香港 澳門 臺灣
    Copyright © 2001 by CHAOYANG NEWTIMES ADVERTISE CO.,LTD
     遼寧朝陽新時代廣告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盜版必究
    網站地圖
    山西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